贰革郸

奈何?奈何?奈若何!
去年领导层变动,我们原来的党支部书记调离了,从那之后这边的工作就没人管了。一年了只能用乱来述说各个层面的工作。想想支部成立之初我是刚毕业的学生,什么都不懂,很用心的和书记一起开展组织生活,真心的不想这工作流于表面。十年来整个公司的大局难以扭转,我们也确有华而不实的东西但也确实下过很多辛苦,很多方面已有基础。然,这一年的乱践踏了十年的努力,上层的不作为、乱作为更是让人心塞,面对会议记录我只感到:奈若何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