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革郸

所谓三人成虎,现在有近千人都在说。该以什么样的心情与态度去对待呢?流言蜚语,面对这四个字已经很难了,让我如何面对那些丑恶的嘴脸,人究竟是怎么做到无中生有的,做到这样的人还可以是人吗!


我的爷爷,曾在彭德怀部队任团级干部,打过小日本,参加过解放战争,做过地下党,去过抗美援朝,立过无数功劳,胸章覆盖了整片左面衣衫,身上刀伤,枪伤,弹药的贯穿伤证明着爷爷一生的英勇。
在爷爷身边长大的我,从小就听他讲他和他战友们的事迹,真人真事并由当事人亲自讲述出来,真实的感情最能震撼心灵。所以我从来都认为自己出身名门,血统高贵,是真正的根红苗正,我这样骄傲的人是不会放低身段去做一些有辱人格,有辱门风的事的,也更加不屑于使用手段谋取利益!

奈何?奈何?奈若何!
去年领导层变动,我们原来的党支部书记调离了,从那之后这边的工作就没人管了。一年了只能用乱来述说各个层面的工作。想想支部成立之初我是刚毕业的学生,什么都不懂,很用心的和书记一起开展组织生活,真心的不想这工作流于表面。十年来整个公司的大局难以扭转,我们也确有华而不实的东西但也确实下过很多辛苦,很多方面已有基础。然,这一年的乱践踏了十年的努力,上层的不作为、乱作为更是让人心塞,面对会议记录我只感到:奈若何!

练手一号,有点瑕疵,不过生平第一件,会永远留着👏👏👏

我甘於当副車……只这么几个字透出多少恋慕、无奈、心酸和卑微的期待

清明时节雨
纷纷路上行人
欲断魂
借问酒家何处
有牧童遥指
杏花村
一首诗换种读法就成了韵味绵长的词,萦绕心头的那些事儿换个角度思考是不是也能别有天地

由于在喝中药所以有一个多月没有泡过茶,实在忍不住了今天来了一杯,这本是陈年旧茶,但这久违的茶香却溢入我每根神经😍

人世无常

昨天忽然听到我的一个多年未见的同学的孩子是重度耳聋,智力可能也不健全,真是惊的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了,心情特别不好,然后事情还多,最后下班了还被领导政治教育了半小时,真是烦透了!

月亏了能再盈,花谢了能再开。可是,人别了,能否再见却未可知、开谢盈亏,花月依旧,几度离合。人却老了。人生之所以最苦别离,就因为别离最使人感受到人生无常。 ——周国平《中秋读词曲》

大学时有次和最要好的同学一起泡吧,那个时候还是小企鹅的天下,她之前和我说过扣扣上没有可以聊的来的网友,那天我另申请了号加了她聊天,其实她就坐我旁边,聊了一会儿她很兴奋的遥着我说终于在网上交了个聊的来的朋友,我笑着说那你好好和人家聊,忘了是怎么让她知道的,只记得她当时生气的说那是她聊的最投机的人,我心里忽然很内疚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之后一夜无话,早上下机时她叫我回去,回宿舍后我们还当笑话讲了给舍友听。那时候真是不懂事,现在想起来这真是学生时代做过的最混蛋的事了。幸好都过去了,现在我是她姑娘的干妈,她是我无话不说的闺蜜😜。